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2019大丰收心水免费论坛 > 辣蓼 >

玄色虹霓:建窑茶盏一千年

归档日期:05-08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辣蓼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宋四家的“蔡” - 北宋蔡襄(1049-1054)在其《茶录》一书中写道:“茶色白,宜黑盏,建安所造者,或色紫,皆不及也。(蔡襄,今福建仙游人,在建州时,主持制作北苑贡茶“小龙团”茶)

  1。 建安(今建瓯建阳)产;2。 色绀黑 - 黑中发红;2。熁之 - 用火烤热;3。 微厚的盏比薄的好。

  北宋审美帝王,茶盏理论、艺术上皆有高度造诣的徽宗皇帝(1082-1135)在《大观茶论》一书中写道:“盏色贵青黑,玉毫条达者为上,取其焕发茶采色也。“

  1。 盏色青黑 - 黑中发蓝(又有一说黑中发绿);2。 玉毫 - 可能有两种说法,一说银色的兔毫/暗银毫,又有说带玉质感的银毫。条达 - 则可以看作是从口沿至釉心,条索清晰流动。

  1。 巨大的烧造规模 - 包括芦花坪、大路后门、社长埂、源头坑、牛皮仑、庵尾山等窑址群,方圆5公里,窑址面积10.4万平方米。1990年考古测量国内最长龙窑是建窑的135.6米,预测一窑装烧量高达10万件。

  2。 匣钵密封单件正烧 - 每只匣钵只烧一件产品,一器一匣钵,制作工艺精细。

  3。 独创湿泥垫烧 - 使得匣钵和盏之间不粘接,用湿泥可以让盏自己陷入平衡,很聪明的办法解决釉心偏移问题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这套金华的器物非常值得关注。由一只大撇口茶盏,四只小撇口茶盏组成,四只小盏的容量正好填满大盏,更加佐证了分茶的功能。

  建窑的釉色千变万化,有看天吃饭的一次上釉,这里介绍7个品类(1-7);也有个性追求的装饰釉,这里介绍3个品类(8-10)。

  曜变 - “色如豹皮,建盏之上上也…“,曜变一名出自日本“君台観左右帳記”(日本室町时代,成书于1511年);存世完整器目前已知仅有三枚(分别藏于:静嘉堂文库、藤田美术馆、大德寺龙光院),另有样本两枚(分别藏于:古越會館、述郑斋)。

  油滴 - 也是来自君台观左右帐记的记载,目前已知的品类有:褐油滴(金油滴)、银油滴、暗油滴等。中国也有人称之为鹧鸪斑。

  建窑油滴含有稀有的第五阶段三氧化二铁(epsilon-phase iron oxide),这种铁在1930年才被发现并归类,目前合成的尺度只能到纳米级别(宋代油滴可达微米级别三维分布)。

  兔毫,英文称Russet-Streaked,日本叫Nogime Tenmoku。按照徽宗的审美:玉毫条达则佳。按颜色可以分褐毫、银豪、暗银毫等。

  乌金,质量上乘的纯黑釉色,是建窑茶盏中的最高级别的黑色。“紺黑”,稍微帶紅的黑色,则不是乌金的范围。黑色是最纯粹最难烧制的颜色,深邃、又有光亮,有学者讨论,乌金很可能是烧制成银油滴、暗油滴和曜变的基础。

  绿釉,也称茶叶末釉,蓼冷汁天目。千利休的好朋友,日本医圣曲直濑道三就曾藏有一只,并在1573年的茶会,用此盏招待过茶圣千利休。此盏现存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。

  蓼的别名是水蓼、辣蓼,是一种植物,生长在水边,常用于提香,也可以入药。曲直濑道三是医圣,对于水蓼也是十分熟悉,所以当看到这只盏的釉色时,必定联想到了水蓼的汁液。

  油滴天目盏极为少见,为罕见珍品。流通市场中可供参考的一例为纽约佳士得2016年秋拍,临宇山人藏“南宋建窑油滴天目盏”,口沿包老银口,7800万元成交。另一例为香港佳士得2016年春拍,琵金顿藏“南宋建窑油滴盏“,口沿包老铜口,584万港币成交。

  1970年代中期,此盞已納入著名的安宅珍藏,並多次見諸發表。應現藏家要求該盌於2015年取消重要美術品認定,2016年佳士得纽约拍得7800万人民币。

  ▲ 箱書: 黑漆内箱蓋面書金粉字‘油滴天目’。 桐木外箱蓋面簽條書‘第一家寳’,墨書種類‘茶椀’、番號‘一’。

  ▲附屬品: 宋 褐漆盞托 圈足內及口內有兩處茶道家花押 。 明 金襴纏枝花卉紋錦囊。 綠地金花纏枝花卉昆蟲紋錦囊。 或為江戶時代初期 褐漆長方盒 。

  系出名門,在納入臨宇山人珍藏之前,曾經是黑田家族和安宅舊藏。黑田一支發源於播磨國,先後為織田及豐臣家族效力。

  黑田孝高 (1547-1604年) 因出任謀臣有功,1587年獲封中津城。黑田家族與茶道之淵源可追溯至黑田孝高,他其後遵豊臣秀吉 (1536-98年) 之命退出天主教,並易名黑田如水。黑田孝高既是豊臣秀吉的得力軍師,也是茶聖千利休 (1522-1591年) 的好友,並親自撰文闡述茶道。

  本油滴釉建窯盌在黑田家族代代相傳,其文獻記錄可追溯至黑田長知 (1835-1902) 的長子黑田長成侯爵 (1867-1939) 生前。黑田長成於1878年繼承家督之位,1884 年襲侯爵封號,同年赴笈英倫入讀劍橋大學。他於1889年學成歸國,旋即出任宮內省式部官,但1890年請辭。1892年,他加入貴族院,1894年擢升副議長,此後出任此職多年。1924年,他受命加入樞密院。黑田長成侯爵更是一名傑出的書法家,醉心研究中日詩歌。他的兒子黑田長禮 (1889- 1978年) 繼承了是次拍賣的油滴釉建窯盌,他本身也是一位著名的鳥類學家。1935年12月18日,此盞被認定為重要美術品,據日本文部省1943年頒佈的重要美術品名冊所示,它當時的主人是第十四代黑田家督黑田長禮。(撰文摘录自佳士得,苏玫瑰)

  此件南宋建窑油滴盏色泽深沉悠远,油滴斑点遍布器物全身,自下而上逐渐变得稀疏,均呈现金属质感,随光线 角度变化可产生金色、银色或蓝色光晕。

  松平不昧(1751-1818),一个如雷贯耳的茶人。去年是松平不昧去世200年纪念。不昧作为松江藩主治世的同时,通过文化活动有着广泛的人脉,特别是在茶道上造诣很深。作为代表江户时代后期的大名茶人留下了很大的足迹。

  尤其在不昧的艺术品和茶具中,很早以前就被评为名物的东西很多,其中也有很多被指定为国宝和重要文化财的东西。这件器物堪称神品,可能是市面上能看到的最好质量的油滴天目。

  这件兔毫茶盏通体彩光,曾由日本私人收藏,转动观看有紫红绿等光芒。蔡襄在《北苑十咏·试茶》中写道:“兔毫紫瓯新,蟹眼青泉煮“,难免让人想起这件器物,雅致惬意。

  而果不其然,这件器物在十月香港苏富比现场,由著名的纽约大行家ly先生和G.Eskenazi先生争夺,最后250万港币由Eskenazi先生竞得,据说老先生神采飞扬,竞拍后一脸轻松的笑容与朋友谈笑风生,想必是买便宜了,而这个价格确实也是一个“高级别的捡漏”。

  这件银毫盏的级别和釉光都极佳,盏型应属北宋晚期的产品。银毫条索清晰、条达,符合宋徽宗描述。更加珍贵的是通体的七彩炫光和乌润的底足,使得其本身的残缺变得不那么重要,这件残器拍出52.5万港元,证明建窑收藏家已经逐渐走上“级别完整度”的审美认知,是2018年值得关注的一件器物。

  千利休家族在茶道里的传承应该属于无人能敌。里千家的珍藏,尤为难得。这件北宋的器物,高度超过了7cm,通体神秘宝光。兔毫条达,发深绿,紫红光芒。尤为重要的私人藏品。

  这里着重展示弗利尔博物馆的收藏,弗利尔的收藏有一个很大的优点,他保留了关于藏品的一系列的详细笔记。这些器物在过去的一百年里,频繁的被讨论,西方学者的严谨的自我审视态度在这里表现的淋漓尽致,这也是非常值得被推广和学习的学术精神。

  这件作品带着紫色和绿色的彩虹膜,至于虹膜的形成有一说是长期使用氧化形成的,目前还没有学者给出准确的答案。

  建窑的魅力,也许只有亲手捧起一只建窑茶碗才能感受到。一个几乎只专注于茶的宋代窑口;历经两宋近300年反复推敲到至臻完美的茶碗设计,已经是收放自如,四季皆有,游刃有余。

  露胎的黝黑底足,经过岁月养护,逐渐退去棱角,色润亮;而致密光亮的釉面,包裹着含铁量极高的铁胎,既是一种强大的反差,又是一种完美的结合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釉面逐渐有七彩虹膜之光,冬暖夏凉。这样的茶碗,仿佛自带生命,随着茶人,也似有阴晴圆缺,喜怒哀乐。

  从千利休、松平不昧,到北美,欧洲各大博物馆,中国宋代的建窑茶碗在全世界被誉为神品珍藏。随着近年黑田家族的7800万油滴天目回归中国,中国对建窑的热情和影响力也日益增长。解铃还需系铃人,中国的茶盏玄秘,就留待国人来继续探究吧!

  谨以此文,献给所有热爱中国茶,为推广茶文化和器物付出努力和劳动的读者和朋友们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vwproject.net/laliao/975.html